您好,欢迎访问《大埔县益从筠饰品加工商务信息公司》

最新公告:

关于我们

About Us

查看详情>>

大埔县益从筠饰品加工商务信息公司

姓名:杨文蕾

性别:女

年龄:37岁

公司职务:原奥林巴斯(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出身地:上海

公司总部所在地:日本

主要行业:数码产品

创业前身份:学生(日本横滨市立大学商学系市场营销专业毕业)

对于奥林巴斯(中国)投资公司原副总经理杨文蕾而言,日本是她心目中一个复杂的情结。

有人说杨文蕾被严重"同化"了。凡是接触她的人,都会发现她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流露出很多日本式的习惯:在公司工作时她会常常一溜小跑,与人交流时她会挺着身子一直不靠椅背专心倾听你的谈话,送你出门时她会一直陪伴到电梯口看着你进去后再加上深深的一鞠躬……

但也有人说杨文蕾一直在"征战"。日本是一个重男轻女并且民族情绪过分浓重的国家,作为一名女人、一名中国的女人,以一种罕有的闯劲,突破性别与国别的双重障碍,成为奥林巴斯集团公司最高级别--"核心干部层"里最年轻的干部,并且是惟一的一位女性干部,为其她女性在跨国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样本。

她靠的是什么?

撞进日本"怀中"

她是个十分要强的人,觉得这样每个月向他开口要钱,心里特别地不舒服……

杨文蕾学日语完全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祖籍上海的她,于1978年小学毕业,那一年正好国家刚好恢复高考,第一次面向社会公开召生。杨文蕾小学学的都是英语,所以一直对英语比较感兴趣,但她报考的上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当年却只招收日语班。由于这所中学是上海市的一所重点中学,原来只有那些高干子弟才能进去就读,小孩子当时不太懂事,一心只想进这个重点中学。后来父母也同意了,觉得那时中国和日本已经签订了友好条约,学日语以后还是有一定用处的。当时上海学生报考这个日语班的人很多,最后杨文蕾成了这个班40个人当中的一员。

学校一开始用的就是日籍教师。这个老师一点中文也不懂,而这帮孩子正好相反,是一句日语也不会,大家学习的难度可想而知。那个老师也在摸索经验,在课堂上讲了一段日语后,见孩子们根本没什么反应,于是开始用实物解说的方法。比如教到钢笔这个单词,他就拿出一支笔来比划……大家就这样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积累着。

由于当时大家年龄都在12岁左右,记忆力特别好,学习刚开始完全是凭耳朵来听的,像婴儿一样耳濡目染慢慢地在脑海里留下了印记。但杨文蕾真正学习语法的时候,已经是高中了,在完全习惯了日语作为一种日常生活用语之后。

六年的日语专业学习,为杨文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接着她又考上了上海大学国际商学院日语专业。但三年制的大专,杨文蕾跳了一级只用了两年的时间。毕业以后她想着去日本留学,但由于国内的大学都是每年夏秀七、八月份毕业,而日本的大学开学都在每年春季的四月份,所以杨文蕾又在上海一个广告公司打了半年工。

在广告公司里,杨文蕾与日本人打交道的机会比较多。原来她以为,凭自己八年的日语基础,和日本人交流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在实际工作中,她发现自己的想法错了--语言对谈虽然没有障碍,但对于日本的文化、习俗等情况却知之甚少。有时和日本客户谈判,日本人爱把话说一半就打住,如果你不了解日本一些风俗习惯、思维方式,你就完全没办法揣测出他另一半的意思。于是杨文蕾更加坚定了去日本看一看的念头。

在报考什么大学的问题上,杨文蕾颇费了一番心思。私立的大学相对容易考一些,但学费很昂贵,杨文蕾显然没有这个能力去支付;如果报考国家公立的大学,学费低得多,但是很难考。她最后选择了日本横滨市立大学商学系市场营销专业。在读大学之前,杨文蕾还在日本拓殖大学留学生别科预习了一年,经过拼命的学习,终于进了日本这所公立大学。

日本生活水平比中国高很多,每个月不加房租也得要五、六万日元,相对于人民币三、四千块钱,再加上学杂费,是一笔很大的开支。杨文蕾的父母有一位日本朋友,是一个公司的老板,给刚去日本人生地不熟的杨文蕾很大的帮助。他对杨文蕾说:"你刚来日本也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所以现在别去打工,你的生活费和学费我会先替你付。但这笔钱我白给你相信你也不会要。这样吧,你刚来日本的开支先由我来出,等你能够自立并赚够钱了,再还给我也不迟!" 但杨文蕾是个十分要强的人,觉得这样每个月向他开口要钱,心里特别地不舒服。她也曾提出过去打工,但这位日本没有同意,认为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女孩子,肯定会上当受骗的。后来杨文蕾想了一个办法,每天开始记帐,把自己所有大大小小的开支都一笔笔记下来,看看自己一个月下来最低的生活费到底要多少?然后她就把这个帐本拿去给这位日本朋友看,并对他说:"你其实每个月固定给我这些钱就够了,其它的我会自己尽量努力去争取!"后来杨文蕾瞒着他去找了一份在超市做收银员的工作。谁知这位日本朋友还是坚决反对,说收银员的工作不适合她。杨文蕾很是委屈,自己一个想尽早独立,他总是关心"过头"一味反对,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杨文蕾于是就主动去找他谈了好几次。杨文蕾对他说:"我也知道你关心我,但我心里真的很急……"最后这位日本朋友看她实在想工作,就没有再坚持,并答应她:"我去朋友的公司里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工作,这样你既可以解决生活费问题,也可以在公司里学到一些东西。"最后他为杨文蕾介绍了一个翻译的工作,是横滨市政府下面的一个团体。从这个工作开始,杨文蕾开始从经济上慢慢独立起来。

"大闹"入境事务所

不要因为自己是中国人就觉得低人一等,应该和他们据理力争!

虽然杨文蕾刚到日本时感受到了朋友的一脉温情,但是几年的生活遭受更多的却是无形的压力和歧视。

有一回杨文蕾带一个中国的朋友去找房子。因为朋友刚到日本,不太会说日语,而杨文蕾的日语很棒,于是帮着他打电话联系。对方一听电话,都以为她是日本人,于是都很客气,所有的条件也差不多在电话里说好了。但因为租房要有个担保人,那个房东又给她打来电话说:"你能不能做他的担保人?"杨文蕾一口应承:"没问题。"对方又问:"那你姓什么?"杨文蕾回答:"我姓杨。"对方一下子愣住了,口气突然之间变得很冷淡:"原来你是中国人啊!对不起,你不能做担保人……"后来杨文蕾自己去找过房子,也遇到了不少麻烦,直到她拿出自己的名片,对方一看是日本大公司奥林巴斯管理人员,才让她住了进去。

这位外面看似柔软的中国南方女子,最终因为受不了这种歧视,做了一次"大闹"日本入境事务所的"壮举"――当时她妹妹也想去日本留学,要办签证,材料也全都送上去了,签证的入境事务所后来却给她一个通知,说拒签了,原因是递交的材料不明确。于是杨文蕾就拉着妹妹和她的保证人,一块跑到鉴证处去,质问那帮负责办签证的官员:"你们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材料不明确?哪个材料不明确?"他们一翻,解释说:"你妹妹读的是上海师范大学,是四年制的本科,但你妹妹拿的却是两年制的大专文凭!"原来上海师范大学近年来搞改革,读两年也可以毕业,但只能给大专的文凭,读完四年才是本科文凭。杨文蕾妹妹因为那时候急着想去日本留学,于是干脆读了两年提前拿了一个大专的毕业证书。但日本人特别死板,他们指着相关的资料说:"这上面明明写着这所大学是四年制本科文凭吗?你两年毕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杨文蕾解释道:"你们没有了解清楚情况,这个文凭可是经过公证的!"签证处的日本官员态度仍很蛮横:"你们中国公证的东西假的多着了!你们有责任来证明材料的真伪……"这番盛气凌人的话,可把杨文蕾给气坏了,她毫不示弱地反击:"中国确实可能有假的,但是你不能以偏概全说全是假的!你说我是假的,你就给我在上面写下文字,说明这个东西是假的,说明我是伪造公证书、是犯罪。如果你不敢写,那凭什么说我是假的,你就该收!"杨文蕾硬是跟这帮日本人磨了三个多小时,最后那个人没办法,把他的上司全都叫了出来。一开始,这个上司一看她是中国人,就强调:"你别说话,我只跟日本人说话!"杨文蕾反驳:"为什么不能说,我是她姐姐,我有责任说!"最后他们实在没办法,才答应重新审核,要杨文蕾几天之内把学校的证明开过来……

后来很多人都直夸杨文蕾:"你真厉害,平时这帮人拒绝签证从来都没有人敢问原因的,想不到你一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孩子,竟然在拒签后还能再让你签回来。"杨文蕾觉得自己最受不了的就是很多日本人这种趾高气扬的蛮横劲。每次碰到类似的情况,杨文蕾都会在心里想想:这件事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对,如果真的是自己错了,那只能虚心改进;但如果是他们一味地不讲理,就没必要低声下气,不要因为自己是中国人就觉得低人一等,应该和他们据理力争。

"误入"奥林巴斯

学习没问题,但你得给我一个期限啊!等到十年、二十年后我都快老了!

杨文蕾进入奥林巴斯纯属"歪打正着"。

1992年,大学毕业后她开始去找工作。有次在日本东京开了一个面向留学生的企业说明会,参加招聘会的全部都是日本的大公司。于是杨文蕾特意从横滨坐了一个多小时火车赶到东京。她在里面看到自己很感兴趣的一家大电器公司,于是跟着人群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才轮到自己面试。没说几句,他们就打断了杨文蕾的话:"对不起!我们目前只需要技术型的人才,不要文科的毕业生!"这是杨文蕾的第一次应聘,想不到就吃了一个"封门羹",这样的结果让她非常丧气。紧接着她又在里面转了一圈,看到实在没有什么自己喜爱的公司,正准备离开招聘会现场时,却在门口撞到一个日本朋友。这个朋友劝她:"你这么远跑过来,多不容易啊!干吗就这么回去了?你看,那边奥林巴斯公司的人排得挺少的,你去试试看!"杨文蕾于是就跑了过去排队。在等的时候,公司负责应聘的人发给她一张纸条,上面有这样几个问题:"你有什么特长?进公司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杨文蕾感觉很不错,起码它让你能有话可说,不像前面那个公司,三句话不到就让你走人!

当时在国内可能大部分人还都不知道日本有这样一个公司,而杨文蕾恰好有一个当医生的母亲,所以知道奥林巴斯是一个以生产医用内窥镜而全世界闻名的大公司。再说她在打工的时候,曾给几家医院做过翻译,所以对那些医疗仪器之类的东西还是知道一点。所以她写道:"奥林巴斯是日本一个了不起的医疗仪器公司,但在中国知道的人还是太少,如果我进了公司,起码能在开拓中国市场方面做一些工作。"写完了以后便和面试官进行了交谈,感觉挺好。第二天这位负责人又打来电话,让杨文蕾再去公司谈谈。他们似乎并不是很着急,非要让你马上进公司不可,而是先把公司的详细情况给你介绍清楚了,然后问你:"就是这么一个公司,你看自己在这个公司能做下去吗?还能有什么样的贡献吗?"他们给了杨文蕾充足的时间,让她想仔细了再定夺。

杨文蕾真切地感觉到,奥林巴斯体现出来的文化并不是一条简单的单行线,而是一种真正崇尚沟通的文化,给人的感觉很舒服,所以她最终选择了奥林巴斯。后来进公司后,那位负责面试的人才告诉她:"那天那么多人,我就把自己的名片给了你一个人。"进公司第一天,人事部门的人就给她看了整个公司的组织结构图,看完后问杨文蕾:"你想去哪个部门工作?"杨文蕾回答:"我是中国人,只要是跟中国市场有关系的地方,哪个部门都愿意。"人事部门的人说:"既然你学营销的,那么就去做影像器材吧,这是公司里面一个比较新的产品,能够完全发挥你所学的东西,医疗仪器毕竟是一个比较专业的东西,可能发挥的余地不大。"但做了一段时间后,杨文蕾显得很不开心,甚至想过辞退工作。因为公司刚开始并没有遂她的意愿,因为她是中国人,会说中文,就派她去做中国市场了。公司认为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就应该和其它的日本大学生一样,从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全面地先从基础开始学起。所以杨文蕾一开始负责的是中东和非洲市场。

在专门负责非洲市场的一年时间内,杨文蕾把外贸、财会等方面的基础知识都学会了。但直到第二年,她发现情况还没有任何变化,就开始心急了。那时正好是1993、1994年的时候,国内经济发展得很快,杨文蕾以前的同学和朋友都在国内做得不错,就她一个人呆在非洲和中东这样连女孩子脸都不能露的地方,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感到没有什么前途。

于是杨文蕾主动找到了她的上司,说:"咱们现在要是再不做中国市场,真的可能要落后了,公司到底有没有这个想法?"但是上司跟她解释:"我们把你招来,本来就是想用来开拓中国市场的。但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还不行,你得再学习学习。"杨文蕾急了,对上司说:"学习没问题,但你得给我一个期限啊,等到十年、二十年后我都快老了!"幸运的是,在那次谈话后仅半年的时间,公司就给杨文蕾调换了工作,开始负责香港和中国大陆这方面的销售业务。

争强好胜的中国女人

我把自己的事干完了,别人拖拖拉拉却还要牵连我,这太不公平了……

杨文蕾有时在假设,如果自己现在要换个工作,会考察一个企业那些方面的因素:首先是这个企业是否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有自己的价值,它的生意不是简单的左手进、右手出;虽然她是一个中国人,但她一定要求这个企业是一个国际化的企业,同时具备强烈的与当地结合的意识;这个企业还需要具备活力,这种活力的评价标准是年轻化、宽松的环境、没有等级和压制、能够民主地畅所欲言……而在奥林巴斯公司,这些东西杨文蕾觉得都能找到。

对于奥林巴斯来说,一个本土化人才的理想状态究竟是什么样子?自己是不是这样的人的理想模型呢?杨文蕾对此表示默许--学习日语十多年,在日本读书八年,在奥林巴斯工作了十年,她已经能够把各种因素融合在一起,找到最合适的感觉。

开始担任管理者角色的杨文蕾,在工作中一步步摸索着管理经验。她觉得欧美公司和亚洲公司最大的不同,就是管理思维上的差别。一般来说,欧美公司处理问题的方式都会比较直截了当,无事不闲扯,有事不遮掩;而亚洲的公司在处理同样的事情时,则会有很大的不同。杨文蕾拿自己做比较:"比如说我部门的员工工作上出了问题,我不会简单地追究他的责任,而是先从自己这方面先做判断--我对他是否尽到了责任?我在这件事情上是否尽到了责任?"众所周知,在日本企业中存在着森严的等级,这种等级是有着根深蒂固的文化和制度基础的。尤其是在早几年的时候,很多日本企业都使用一种叫做"年功序列制"的制度来作为员工考核和管理的核心。

让杨文蕾感到庆幸的是,但这种制度在大约10年以前开始有了改变,日本公司开始纷纷参照欧美公司进行改革。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奥林巴斯公司就开始采取一种"成果导向"的新制度管理员工,在对员工的评价体系中不再是依据年龄和工龄的大小,也不看你的性别,而是完全凭能力来决定等级。从1995年开始,这项制度在奥林巴斯开始施行一直到现在。

当然,在人们脑海中已经形成思维定式的一些东西,是很难在一朝一夕之中完全改观的。杨文蕾是那种一遇到什么不平的事,就非要讨个说法的人。日本公司虽然讲究团队的协作精神,但有时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面却显得有点不合情理。

杨文蕾记得有次为了加班之事,和自己的上司争了个理直理曲。有一次,朋友约她去看电影,并且已经买好票了,专等她下班一起去。当天杨文蕾也很早地就把自己的工作完成了,但那天不凑巧的是,因为其他一些人没有完成任务,主管于是通知整个小组的人都不能走,要一起加班。杨文蕾于是去找主管,告诉他:"今天我有急事,能不能先走?"但主管好说歹说就是不让她走,并且批评她:"大家是一个团体,你做完了应该帮别人做!"那时候杨文蕾还没有手机,又联系不到她的朋友,最后一万块日币一张的票只好作废了,还让朋友空等了一场。杨文蕾很不服气,第二天又去找上司讨个说法:"我把自己的事干完了,别人拖拖拉拉却还要牵连我,这太不公平了……"让杨文蕾意料不到的是,香港人对中国大陆人的排斥一点不比日本人"逊色"。1995年的时候,大陆去香港旅游的人还很少,几乎都是欧美国家或日本的人去。香港人很喜欢日本人,因为他们花钱特别厉害。在一些商场里,日本人简直就是上帝,而对土气又小气的大陆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有次杨文蕾去一家商场买东西,一开始进去的时候跟营业员说普通话,她们理都不理!于是她出去转了一圈后又回去,改成日语跟她们说话,她们一听就来劲了,赶紧给你介绍……

那次购物经历,更加刺激了杨文蕾作为一个中国女人争强好胜的个性。

代表日本公司道歉

既要维护公司利益,又要顾及民族感情,的确是一件颇让人头痛的问题……

2000年底,奥林巴斯成立了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从这个时候,杨文蕾就开始负责相关的工作。

在奥林巴斯宣称要把自己变成一个中国公司的今天,奥林巴斯在中国的本土化可以说做得非常彻底。杨文蕾介绍,在北京的奥林巴斯投资有限公司有接近70个员工,日本员工一共只有5个。这5个日本员工担任的是总经理、营销顾问、技术指导等方面的工作。奥林巴斯在中国最大的机构,是在深圳的工厂,有将近1万名员工。而在这个生产厂里,除了总经理是日本人外,其他员工全部都是中国人。

杨文蕾认为:我们是一个日本公司,应该有日本的符号,但是在中国,日本的员工都应定位在支持和服务的角度,而不是走到前台的人。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如果要找一个日本员工来中国工作,他要适应另一种文化和环境,还不如直接把优秀的中国员工送到日本学习一、两年,再回来工作更为恰当。这在成本和效率上显然都更为合适。

其实最让杨文蕾为难的,还是公司利益与民族情感的把握问题,尤其是在日本的公司。在2000年,就暴发了一次"千禧龙"商标注册危机事件,日本公司奥林巴斯因此还被江苏一家国内的企业告上了法庭。奥林巴斯于是指定当时该公司中国区域副总经理杨文蕾全权处理此事。

事情还得从"打假英雄"王海说起。2000年5月,王海在上海的数个商场内发现了日本奥林巴斯公司的一款WIDE80型相机,上面的商标竟是以他的朋友--苏汉都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宋体金注册的"千禧龙"作为自己产品的标识,而且卖得特火。于是王海给宋体金打了个电话:"你是不是把这个商标卖给了奥林巴斯?"宋体金被搞得一头雾水,说:"没有啊?"他们没想到一家知名的跨国公司,竟然会如此明目张胆地侵权。

宋体金是在1996年就发现了千年之交所蕴藏的商机--因为2000年既是西方所谓的千禧年,同时也是中国农历的龙年,中华龙下次际遇千年要到公元5000年,这简直是"三千载一逢"的良机。千禧从中文字面上来看也是一个喜庆的字眼,宋体金就此引申了千禧的概念,与东方的"龙"嫁接在一起称作"千禧龙",集千年喜庆、祥龙兆贵、事业腾达三重内涵于一身。宋体金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创意班子,查阅了大量资料,独创了一整套的方案。但他想不到的是,自己辛辛苦苦琢磨出来的东西,现在却轻易就被别人"剽窃"了,于是一气之下把奥林巴斯告上了法庭。

为此,杨文蕾成立了由公司相关部门、代理商、律师等组成的危机对应小组,专门处理此事。一方面撤下了货架上所有贴有"千禧龙"商标的相机;一方面找到汉都公司进行协商商标转让一事。但没想到的是,宋体金吃了秤砣铁了心来打这场官司。杨文蕾于是又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千禧龙是属于公知公用的词汇范畴,不应由一家独占使用,该词作为商标注册不符合《商标法》相关的规定……为了维护公司的利益,杨文蕾想尽一切办法解决此事。

还个事件再次激发了国内强烈的对日不满情绪。当时接二连三发生了东芝笔记本事件、三菱汽车事件,加之日本公司在处理此类事情上的傲慢态度,更加激怒了中国的民族情感。当时甚至有人提议,购买315部奥林巴斯的相机,在3月15日下午3点15分,在全国的30多个省会城市,同时怒砸奥林巴斯。作为中国人的杨文蕾,既要维护公司的利益,又要顾及自己的民族感情,的确是一件颇让人头痛的问题。但最终她还是勇于承认:"的确是我们错了,该赔的就得赔。"最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了"停止侵权、登报道歉、赔偿25万元"的判决。

杨文蕾这种务实的态度,让奥林巴斯没有像其它日本公司一样,因为一件侵权案从而造成更大的社会风波。让她欣慰的是,由于处理得当,这件事使奥林巴斯中国的整体业务没有受到影响。

美女与野兽的组合

她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冒犯的!

同事们对杨文蕾的评价很有意思,说她是"美女与野兽的组合"!上班的时候,杨文蕾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铁面无私、不留情面的;但一下班,杨文蕾却与大家相处得很轻松、愉快。

杨文蕾是A型血、巨蟹座,她认为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外柔内钢的个性。她举了古代一个赛马的故事说明: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社会里,你不能用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比,而是要用自己的长处和别人的短处比。作为一个女性,尤其又是从事销售这个工作,所以难免常常出去应酬客户。其实杨文蕾的内心深处很不习惯这些场合,但她却并不讨厌,领导要她去她也从来推辞,因为她知道,和人打交道是女性的特长。这些都是她都妥协的一面,但她也有她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冒犯的。

对于男女的性别差异,杨文蕾看得很开,并不是一味地瞎争。公司里的同事都喜欢和她打交道,因为大家知道,杨文蕾决不会一些无聊的事去斤斤计较。杨文蕾认为,在日本的公司里的确存在着比较重男轻女的思想,现在日本很多女孩也都在反对这种不公平,但有些方式并不是值得赞成的。

比如公司来了一个客人,倒茶、洗茶碗这些工作自然就是由女职员来做比较好些,没必要计较他们男职员为什么不去干,非得就由女职员来端茶、倒水的。一个客人来到你公司,谁喜欢一个又高又壮的大男人给你倒茶呢?每个人都希望是一位漂漂亮亮、温温柔柔的女孩子出现在你面前。这涉及到一个公司形象的问题。如果坚持女孩子应该跟男孩子共同工作的话,那么年底的时候,为什么又净让那些男同事爬上爬下去打扫门窗呢……

正是这种争与不争之间适到好处的把握,让外表软弱的杨文蕾突破了性别与国籍的双重障碍。前不久,杨文蕾奉命调回日本总部,成为奥林巴斯公司的核心管理干部层中最年级的、也是唯一的一名女性,而且是中国人。

杨文蕾业余生活最大的爱好就是电影和旅游。除了科幻电影以外的所有电影,她都喜欢看,这也是她缓解工作巨大压力的一种方式。每年只要有假期,她也爱去全世界各地旅游,她最喜欢的地方是瑞士和新西兰,因为在那些地方最能贴近自然。

在杨文蕾的概念里,家庭占第一位、事业占第二位、爱情占第三位、财富占第四位。她最大的一笔开支就是在上海买了一套房子,给自己的父母住。原来杨文蕾想分期付款,但父母不同意,就年纪大了不能借钱,于是就一次性把房款全付清了。面对"如果有1亿元你怎么花?"的假设,她的答案是:环球旅行、建学校。

如果有来生,你还会做女人吗?杨文蕾很肯定:"一定会!"对于选择另一半,杨文蕾的标准是四个字:智慧、宽容。她一直在寻找!

来源:网易     时间:2004年08月06日

联系人:999电话:999999999

地址:北京市

Products产品中心
CASE SHOW案例展示
查看更多+
News新闻资讯
  • 02

    10

    注意啦!第二批次改革开放40周...

    注意啦!第二批次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币预约兑换明日开启! ...

  • 02

    10

    去黑头粉刺是永远不会过时的话题...

    去黑头粉刺是永远不会过时的话题,因为它们总是“春风吹又生”,总是这周刚刚做完去黑头头,下星期又恢复原样了。因此许多女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经常挤,瞎折腾,导致鼻子......

  • 02

    10

    你们有没有看过水浒传呢?在水浒...

    你们有没有看过水浒传呢?在水浒传里面有一号人物叫做樊瑞,据说他也是一个挺厉害的角色,如果你对他的个人信息也很感兴趣的话,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樊瑞以及相关资料。...

  • 02

    10

    丘福的一生,可以说是经历了太多...

    丘福的一生,可以说是经历了太多的波折,极其复杂,同样,丘福的一生,又可以说是始终保持的同样的立场,又显得极其简单。...

  • 02

    10

    戴科彬是广东人,毕业于中山大学...

    戴科彬是广东人,毕业于中山大学金融专业,现为猎聘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中国招聘营销专家。 曾服务于P&G宝洁公司,任职市场部大中华区品牌经理,管理过碧浪、护舒宝......

  • 02

    10

    木瓜和牛奶都是日常生活中十分常...

    木瓜和牛奶都是日常生活中十分常见的食物,木瓜口感甘甜,果肉肥厚,果汁也很多,经常食用木瓜可以达到美容养颜的功效,尤其是具有丰胸的功效,深受女性的喜爱,而牛奶是富......

网站首页 | 产品电话| 资讯中心| 平台中心| 关于我们| 产品介绍| 联系我们| 产品新闻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