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krannertlife.com

全球第一的教育大国让中国人看哭了这才是真正

  《中国儿童发展报告(2019)——儿童校外生活状态》调查显示,孩子们校外生活花费时间最多的是写作业,近八成的小学生睡眠时间不足。

  因作业和课业压力太大,导致连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网友们纷纷站出来说中国的孩子真是太累了。

  而是因为他们很小就已经懂得要强了,这一辈的孩子从小就比别的孩子需要面对更多的竞争。

  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孩才上四年级,学习成绩、文体方面都很不错,但是却无时不刻被焦虑困扰着。

  如果第二天有考试,她不到晚上10点多绝不睡觉,不让她学她就哭、闹脾气。上学路上,她随时都会拿出书来看……

  有时候想,我们的孩子如果不是活在应试教育的体制里,如果中国没有那么多人口,没有那么多竞争和攀比,我们的孩子会不会轻松一点?

  只有500万人口的芬兰,被誉为世界第一教育大国,在芬兰教育环境里,他们的孩子过的又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呢?

  这里没有成功,如果你有一份工作,有一个妻子,有点钱,你已经算是成功了,这里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好,是平等的,没有人是最好的。

  是的,芬兰教育从不教会每个孩子什么是成功,只教会孩子如何去学习,以及如何更好地定义自己的生活。

  纪录片里,老师说,最重要的不是孩子们考了多少分,而是他们如何学习,如何分组学习,如何搭配学习。

  事实上,在芬兰的教育体制里,孩子学习的能力比分数重要,而每个人身上的潜能又比学习重要。

  所谓积极教育,就是发现每个孩子自己的力量,这种力量可能是为人公正、有创造力、有雄心、擅长团队合作或者是很善良,或者让孩子学会如何去爱。

  老师从来不会给任何一个孩子打标签,甚至一个孩子没教好,他们绝不能认为是孩子的问题,而是要从老师出发,反省自己是不是没找到适合孩子的教育方式。

  老师说,那我会通过带孩子玩乐高,或者根据他的某个爱好带他学习,要找到对的方法教会他。

  芬兰没有贵族学校,为了保证对每个孩子教育的公平性,老师也从不知道孩子们的任何家庭背景。

  每个星期,学校都会安排现象教育课,现象教育课上,老师会精心安排课件,让孩子们学习跨学科的知识。

  比如有一节课,老师需要教会孩子们通过时间认识自己,第一节课老师会从数学、艺术作品、生物知识的教育让孩子理解时间。

  老师们会带领孩子们来到森林、大自然,去认识和培养孩子与自然的关系,学会爱护自然。

  在森林里,每个孩子不用知道每种树的真实名字,但可以凭借自己的想象力给树取名。

  孩子们还要认识各种颜色,根据老师的要求搜集各种气味,找出可爱的、恶心的东西。

  这样的教育或许放到中国来会觉得有点浪费时间,但在芬兰,这种不功利的教育模式,却真正让孩子们从细节处上理解了人与世界。

  在芬兰,学生可以在课堂上吃零食,可以把腿放在课桌上,老师还带着每个孩子用ipad上课。

  从不拘泥于形式,但是却要帮助每个孩子成长为一个自信的人,一个有力量的人,一个全面的人,这正是芬兰学校教育的精髓。

  学习从不是为了成绩,而是为了生活,拒绝形式的本身,才能回归到教育育人的真正目的。

  全芬兰只有500万的人口,却是社会福利高度发达的国家,你或许会问是怎样的财富和税收才能支撑起这样的支出。

  比如过去连续80年,每个芬兰父母在孩子出生的时候,都可以领到政府配置的百宝箱,里面包含了一个新生婴儿所需要的全部用品,每年都不一样,每年都会有惊喜。

  从源头上保证父母养育孩子的开心与快乐,让每个孩子一出生就接受最好的呵护,这是芬兰对孩子最高级的重视。

  不止如此,在全芬兰,所有的孩子都可以享用免费的中餐,从食物工厂统一配送出美味的食物,所有的老师和孩子都排队享用一样的午餐。

  让每个教师接受免费的培训,让每个孩子吃到免费的午餐,这是芬兰每个公民的共识和基本权利。

  比如在习惯排队的芬兰人群里,芬兰的妈妈不管搭乘任何交通工具从不用排队,并且只要带着婴儿就不用付钱。

  比如国家会给孩子们提供各种免费公开的博物馆和艺术馆,方便妈妈带孩子参观,方便从小就培养孩子们的美感。

  芬兰的老师从不用写书写任何的教学报告,总结汇报,也从没有任何教学评估和老师评级。

  老师唯一的晋升机制就是,以时间为准,每过五年自动加薪,5年,10年,20年,全国任何一个老师都可以得到这次加薪。

  就像采访时一个老师说的,在这里,每个老师不用对其他任何事情负责,唯一的任务就是教好每一个小孩。

  整个社会为了保障教师的福利,会给每个女老师很长的带薪产假,可以允许把自己的孩子养到3岁,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为了保障教育的公平性,哪怕在最遥远的北极圈里的芬兰偏远地区,也是跟首都一样的教育经费,一样的师资力量。

  保证每个孩子都有成才的权利和机会,这正是整个芬兰社会给孩子们创造的最好的温床。

  芬兰的孩子们被保护得很好,可这并不意味着家长绝对会宠着他们,相反,每个芬兰的孩子从小就被教育要独自面对和解决自己的难题。

  比如一个芬兰的富爸爸,财富值全国榜上有名,但是当孩子要求买一双乔丹鞋的时候,却被爸爸教育必须自己学会去挣钱。

  当孩子在麦当劳打工回家抱怨店里的员工和老板是怎样,制度又如何不如意的时候,爸爸会反问孩子,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每个家长都要引导孩子去独自面对生活,思考生活,解决各种难题,但是他们从不会攀比孩子去到更好的大学,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正如一位爸爸所说,芬兰的每个孩子都不会没有出路,最好的大学是离家最近的一所,任何的工作都是好工作。

  正是在这样的社会、学校、家庭教育环境下,才有了前面一个9岁孩子对成功不那么功利的思考。

  印象最深的是导演周轶君和孩子们一起在敬老院上课,老师让每个孩子和老人一起画身边的人,以更好地教会孩子们怎样正确认识时间与自己的关系。

  老师邀请周轶君一起参加,她一直惴惴不安,因为她不会画画,怕画出来的东西引来嘲笑。

  但老师告诉她,画画的真正目的不是比赛,看谁有天赋、看谁画得好,而是让每个人用画笔表达自我。

  正是这句话,让导演周轶君直接泪奔,让她想起自己小时候经常被大人说“你唱歌像念经,别唱了”。

  此时,她下意识说出的“我不太会画画”,其实就来自于习惯性地承受着别人的否定。

  我们(中国小孩)总是被说“不行”、“不好”、“不可能”。可是在眼前,却发生着截然相反的“你行”、“你可以”,每个人都能在学习中得到最原始的快乐。

  其实何止周轶君,无数中国的网友看到这句话,也都哭了,因为我们教育的体系教会了我们如何学会去考试,却从没教会我们真正自信地去面对自己的人生。

  很多人在看完芬兰的教育后,纷纷在下面留言说羡慕的是芬兰孩子的自由,尊严,每一个个体都被包容被尊重。

  而我们的学校从不会去教我们思考什么是生命,什么是自我认知,什么是时间,没有人教会我们爱和美,也没有从深层次去思考过学习的意义。

  所以长大后我们都变成了不会思考的工作机器,为了生存朝九晚五,在竞争里迷失自我,变成了一个样板。

  或许正如导演周轶君所说,一个孩子小时候怎样被对待,就知道怎样去对待别人。

  任何一种教育都必须指向未来,指向真正的个体,指向生活,而不是指向书本,指向考试。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